双火草

月歌有毒!

白魔王与骑士(海隼/短/应该不虐吧→×→)

开学了~开学了~(〒︿〒)

隼离开了Procellarum,无预警的离开。
在11月结束隔天的早上海打开了魔王大人的房门,房间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大型11月的灰色月兔立于房间。
这一年的时间里,Procellarum少了吵闹的声音同时也少了原本的欢乐。
外界的众人都以为海会成为Procellarum的队长,毕竟没有队长的队伍是没有存在的价值,即使是上层的要求也被海给拒绝了。

隼离开了Procellarum在11月过后的当天,他坐在榊的车子内手中握的是代表7月的蓝色月兔。
"隼少爷,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榊透过后照镜看着后座正看着窗外的隼。
"你想说什么?"隼并没有将视线离开窗户,彷佛是在像这座城市道别。

"海,你为什么不取代隼的位置呢?"即使过了一年隼消失的时间Six Gravity的人还是会到Procellarum来聊天,春询问了他一年来的疑问。
"哈哈,怎么突然问起呢?"
"就是想问问而已。"
"因为队长永远只有隼,只有他在才是真正的Procellarum。"
"海,真的很信赖隼呢。"
"这就跟你很信赖始是一样的道理呢,黑国王的参谋。"
"确实呢,大概能够理解你的想法了,白魔王的骑士。"

晚上,海躺在床上,他身边是一个大型的月兔,那是隼唯一留下的东西。
"这次真是开了个大玩笑呢,隼。"

"早上好~海,能为我泡一杯茶吗?"
"嗯,知道了。"
在海将红茶交给了沙发上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欸!隼!"
"真过分,竟然现在才发现魔王大人!所以我要吃哈根○斯!"
隼被海紧紧的抱住,他感受到男人颤抖身体,他回抱着海。
"这一年到底去哪了,隼。"
"这个…是秘密(ゝ∀・)"
听见隼的回答,海拿他没辙的揉着他的头,隼也十分享受着海的摸头,扑进海的怀里无限的蹭着他。
"怎么突然回来了?"
"哼哼~当然是再度坐上魔王的位置好好的大干一番了!所以海~你是否在为了魔王大人再度战斗呢?"
海听着他的发言,轻轻的在他的手指上亲上一吻,"当然了,我的魔王大人。"
海一直没有说,他之所以没有取代队长,就连代理队长都没使用,就是为了将这王位完好无缺的还给隼。
"海意外的帅气呢,这一年的时间辛苦了,我的骑士。"在海的嘴角上亲了一口,"那么,Procellarum的革命就要开始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