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火草

月歌有毒!

白魔王与骑士(海隼/短/应该不虐吧→×→)

开学了~开学了~(〒︿〒)

隼离开了Procellarum,无预警的离开。
在11月结束隔天的早上海打开了魔王大人的房门,房间空无一物,只有一个大型11月的灰色月兔立于房间。
这一年的时间里,Procellarum少了吵闹的声音同时也少了原本的欢乐。
外界的众人都以为海会成为Procellarum的队长,毕竟没有队长的队伍是没有存在的价值,即使是上层的要求也被海给拒绝了。

隼离开了Procellarum在11月过后的当天,他坐在榊的车子内手中握的是代表7月的蓝色月兔。
"隼少爷,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榊透过后照镜看着后座正看着窗外的隼。
"你想说什么?"隼并没有将视线离开窗户,彷佛是在像这座城市道别。

"海,你为什么不取代隼的位置呢?"即使过了一年隼消失的时间Six Gravity的人还是会到Procellarum来聊天,春询问了他一年来的疑问。
"哈哈,怎么突然问起呢?"
"就是想问问而已。"
"因为队长永远只有隼,只有他在才是真正的Procellarum。"
"海,真的很信赖隼呢。"
"这就跟你很信赖始是一样的道理呢,黑国王的参谋。"
"确实呢,大概能够理解你的想法了,白魔王的骑士。"

晚上,海躺在床上,他身边是一个大型的月兔,那是隼唯一留下的东西。
"这次真是开了个大玩笑呢,隼。"

"早上好~海,能为我泡一杯茶吗?"
"嗯,知道了。"
在海将红茶交给了沙发上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欸!隼!"
"真过分,竟然现在才发现魔王大人!所以我要吃哈根○斯!"
隼被海紧紧的抱住,他感受到男人颤抖身体,他回抱着海。
"这一年到底去哪了,隼。"
"这个…是秘密(ゝ∀・)"
听见隼的回答,海拿他没辙的揉着他的头,隼也十分享受着海的摸头,扑进海的怀里无限的蹭着他。
"怎么突然回来了?"
"哼哼~当然是再度坐上魔王的位置好好的大干一番了!所以海~你是否在为了魔王大人再度战斗呢?"
海听着他的发言,轻轻的在他的手指上亲上一吻,"当然了,我的魔王大人。"
海一直没有说,他之所以没有取代队长,就连代理队长都没使用,就是为了将这王位完好无缺的还给隼。
"海意外的帅气呢,这一年的时间辛苦了,我的骑士。"在海的嘴角上亲了一口,"那么,Procellarum的革命就要开始了!"

因为已经开学的我非常不开心,所以就来画张新葵吧!
其实我并不会上色,所以就这样吧(・(ェ)・)

ps:仿画

因为没有抽到握手的资格,所以就在台北乱跑乱逛。
到了台北的animate里为月歌的小伙伴们加油,发现也有好多人跟我一样在留言版上为大家加油还有出演顺利之类的。
虽然不能亲眼看见演员们,但是还是会为他们加油的!也很恭喜能与演员们见面的人,真的好幸福的感觉!♥♥♥
期待第三幕的公演,加油!!

阳夜(短篇/取名廢/虐)

由于没有抽到握手会的资格,太过伤心QAQ,所以我要来开虐(诶!//OAO//)

私设多

 

无论重复回到过去多少次,都无法改变结局,即使如此你仍要再一次回到过去?

我想......我会的,为了他,我愿意再一次 再一次回到过去。

 

阳看着身边的发小,这一次已经是第五次回到过去。

"怎么了吗?阳"夜察觉到阳的视线。

"诶,没事!对了,夜明天下午我们都是off要不我们去海边吧! "

"诶,怎么这么突然?"

"就是想去,就我们两个去吧!"

 

两人到了海边已经是傍晚了,阳拉着夜的手走在海滩上。

夜看见自己的发小不发一言的,就是拉着他走,"阳,你从昨天就怪怪的,到底怎么了吗?"

"没事,就是想些事情而已,别太多虑了,夜"阳捏着夜的脸颊,"别愁眉苦练了,一点事情都没有喔!"

夜挣脱出阳的手,轻轻煣着被阳捏红的脸颊。

阳看着夜的动作,总觉得有点感慨又有点伤心,还能看多久夜可爱的动作呢。

夜是因为身体的关系,所以才离开,在有一次的排练中,夜倒下了,到了医院检查后,发现夜得到癌症,还是末期。

在夜离开的时候,Procellarum也解散了,在没多久阳遇见了隼,隼告诉他能够让他回到过去,但是却不能改变过去,阳一口答应了,他就是想在多多看着夜,可是没想到却回去了五次。

第一次,他带着一起夜回去奈良。
第二次,他带着一起夜去北海道看雪。
第三次,他带着一起夜去了庙会看花火。
第四次,他带着一起夜去了山上观看星星。
这一次,他带着夜到了海边,走在沙滩上,看着两人牵着的双手,他希望能一辈子都不放开夜的手。

 

夜倒下是在一个星期后的练习,之后被送往医院时,夜醒了后还是一样的对着队员们笑着,即使已经知道自己得到癌症,他也不愿意让队员们担忧,所以在第一次夜离开时,所有人都非常惊讶,让阳也非常惊讶,明明是自己的发小,明明是跟自己最亲的人,关系最近的人,但是在夜得到癌症时,自己却不知情,这让阳非常自责。

 

在阳知道夜的日子不多了,他甚至抛弃了自己的练习,天天陪伴在夜的身边,有时Procellarum的众人也会到医院来看夜,顺便来说说阳抛弃练习的事情。

 

在夜走的最后一个晚上,阳握着床单看着床上的人,夜放下手中的书轻轻的将手放在阳紧握床单的手,"阳都知道了吧。"

"……夜。"

"虽然不知道阳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这几天,我很高兴,很高兴阳的陪伴。"

阳看着笑着的夜,那笑里带着高兴带着悲伤,"夜……"

阳紧紧抱着夜的身体,"夜……"

"我从小就很喜欢阳,阳的歌声,阳的笑容,阳就是我的太阳。"夜回抱着阳,轻轻的说着,却没有发现眼泪不停从眼眶中流出来。

最后夜走的时候是半夜,阳轻轻摸着夜的脸,他正思索着夜最后的话。

"既定的结局是不会改变的 再见了,阳,我爱你,所以不要再回来了,好吗?"

 

阳在床上醒来,每次只要夜离开他就会回来,他拿起床头上夜的照片,"我也爱你,夜,所以我不会在回去了。"

永远不知道为什么我开虐的都是年中。

没有抽到握手会的资格QAQ。

今天出门到了动漫店二楼…
啊!!!!月歌!月歌啊!还是一整个专柜的月歌!容我下去跑圈冷静!

本来想买年长组的月兔,但是都缺货…😖只能买一只阳安慰(阳:不用这么这么嫌弃吧!)
还有一个可爱都歌曲兔(海隼的歌哦!)
因为没有年长组的月兔,只好买兔王国的来安抚没有年长组的心情(阳:等等!不是用我安慰吗?),不过不小心12个全买了((._.))。
月歌有毒!真有毒啊!

新葵\短篇\小(?)虐

新还有葵正在中庭的木板上,葵用手整理了躺在他腿上还有些昏昏欲睡的新的头发。
新很享受葵的动作,有些舒服的蹭着葵的大腿。
"新,很痒,别蹭了。"
"葵,好舒服。"
"欸,是吗。"葵笑着默许了新的行为。
两人享受着宁静的时光,清凉到天气,微微的徐风。
这时一片樱花的花瓣掉落于葵的头发上。
新看着那片细小的花瓣,抬起手将它拿下。
"谢谢你,新。"
新盯着葵不说话,葵低下头,"怎么了?新"
他的手缓缓移到葵的嘴角,将身体坐起来在葵的嘴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新......"
葵看着新缓缓开口"       "

"葵桑!葵桑!葵桑!"
葵看着手中的茶杯,一片花瓣正飞落在里面。
"新..."他摸了摸自己的大腿。
总觉得刚才新还在这里。
"葵桑!葵桑!"恋正到处寻找,总算找到了本人。
"太好了,葵桑,你在这里。"恋走进房间。
葵并没有回头,反而正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
恋走到了他的身后,"葵桑,怎么了吗?"
葵抬起头对着恋微笑,"不,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么恋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葵,喜欢,所以对不起,不能陪你走到最后。"
新你这个笨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脑袋的新葵都是虐文QAQ。
考试终于考完了!我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o^)

新年快乐(白组)

在procella的公共空间里,泪还有郁正看着电视上播的红白,泪有些疲劳的靠在了郁的身上。
感受到后背的重量,郁开口,“泪,累的话就先去睡吧。”
泪摇了摇头,“要陪郁君一起跨年。”
郁只好抱着快睡着的泪,将人抱在怀里,“嗯…泪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嗯……想要变得更厉害,和Procellarum的大家一起努力,努力赶上郁君,所以郁君绝对不能抛弃我。”
“不会抛弃泪的喔!我会等着泪的”郁将怀中的人抱紧,“我可是要跟泪一起走下去的呢”
“嗯,郁君,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泪。”

“夜~我能进去吗?”
“阳?可以喔进来吧”夜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阳打开了夜的房门。
“我还以为夜你会和小家伙们在外面看红白呢。”
“看到泪还有郁君有点不好意思呢。”
“啊~啊~那两人确实…不过夜,我们可是正常的恋人关系啊!也是可以闪的!”
“欸,是…是这样没错啦。”
阳将自己的脸靠近了夜,夜感受到了阳的气息,“阳…太…太近了…脸”夜有些脸红的推着阳。
阳抓住了夜的手,亲吻着他的手背,“刚好已经十二点了呢,夜~新年快乐。”
夜有些害羞,他轻轻的在阳的嘴角上亲口,“阳也是,新年快乐。”

“在一年要终结的同时正是迎接崭新的一年,啊~今年也跟始一起渡过了愉快的一年呢。”隼坐在自己房间外的阳台,喝着海刚为他泡好的红茶愉悦的说着。
“确实呢,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呢。”坐在他对面的海也回应着。
“马上就要迎接属于始的月份了,真让人觉得兴奋呢!”
“明年也要好好工作喔!隼。”
“明年也要为魔王大人泡好喝的茶喔~海尼桑~”
“当然。”海摸了摸隼柔软的发丝,宠溺的说。
“哼哼~今天我要跟海一起睡呢~”隼打开了自己的双手对着海。
海一把将隼抱起,在隼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新年快乐我的魔王大人。”
“哼哼~新年快乐,我的骑士。”

⊙⊙⊙⊙⊙⊙⊙⊙⊙⊙⊙⊙⊙⊙⊙⊙⊙⊙⊙⊙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葵,短篇

我在此祈祷。

愿我的声音能传达给你---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我喜欢你叫我名字时的声音。

温柔的叫声“新”

有些火气的叫声“新╬”

平淡随意的叫声“……新”

不管是哪种叫声,我都非常喜欢。

“新!”

仅仅是听到你叫我的名字,就会心软下来。

 

 

我很狡猾,早在和你相遇的时候,我就偷偷得喜欢你,没有告诉任何人。

---因为,这几年的时间,我一直单恋着你,和谁都没有说,只是暗恋。

 

 

“新!”听见了你的呼喊声,看见了湛蓝的眼眸中渐渐被泪水给浸透。

我抬起手拂去了你的泪水。

 

葵---以后能在多多叫我的名字吗?

“不要哭,笑起来,我的葵……”

 

我在此祈祷。

愿我的声音能传达给你,

就算我们分隔两方,就算一起度过的时间不会再回来,

我们也会互相思念 低声呼唤你的名字,

这份思念,将超越时间和距离。

 

---从今以后

我也会一直呼唤你的名字。

海隼/短篇

⊙海隼为主
⊙第一次写文不要在意
⊙不喜请打x

想听见你更多的声音,想和你在一起
因为我是如此喜欢你

“…快到了呢”
Procellarum的人对于隼莫名的发言感到疑惑。
“恩?什么快到了?”海端给了他一杯红茶。
“恩~七夕,七夕果然还是要有夏日庆典吧!决定了,今年的七夕我们就一起去逛夏日庆典吧!”
“庆典…想跟郁一起去呢”
“我也想和泪一起去呢”
“话说回来我们也好久没有去逛过了呢”
“毕竟阳都说没有时间啊”
隼转过头对着一旁眼神有些散漫的海:“那么海呢?一起去吧”
海回过神,“那就一起去吧!”

“恩~这个苹果糖真好吃”隼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正在和炒面奋战的海:“海~你在这么吃可是会胖喔!”
由于人数实在是过多所以Procellarum的人分别被冲散了。
“恩?我可是有好好的劳动喔!放心吧”
“也是呢,海可是要好好的为魔王大人我工作呢”
“请不要忘记你是个leader”
隼微微的笑着,继续吃着手中的苹果糖。
原来他只当自己是队长是吗……。

“是神社呢,我们上去看看吧,海”
“喔,走吧!”
隼和海一前一后的走上了阶梯,隼缓缓开口:“好像烟火就要释放了吧”
“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咻!咻!咻!蹦!
五彩的烟火在黑夜中释放,光彩夺目。
海转头看见了隼正看着烟花,色彩斑斓的打在他雪白的脸庞还有秀发,真美呢。
“海~我好看吗?”
“恩,好看”顺口就回答出口,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隼优雅的笑着,“谢谢呢~海”
“……隼,你有什么心事吗?”
“恩?怎么说呢?”
“总觉得隼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喔,海。
“恩~魔王大人我累了呢,现在可是需要hajime的能量呢!”
“……这我还真的没办法,不过应该不是这个吧,隼我们好歹是夥伴啊!”
夥伴啊…
我可是很喜欢很喜欢海喔!比任何人都喜欢,但是,说不出口,我说不出口。
“恩,真的没事喔,海总是太爱操心了呢”
“隼…为什么总是不说出口呢?”
隼的笑容渐渐淡掉:“我呢,喜欢海喔,比hajime更加喜欢海喔!”
抱歉呢,海。
在海愣住的时候,隼抽出被握住的手逃离了现场。

回到了宿舍,他知道,海永远忘不了初恋,他永远也无法取代那个在海心中重要的位子。
“……魔王大人也是有失误的一天呢”
一直一直在一起,但是,再见了。

在夏日庆典后,隼很明显的躲着海,每次只要海想找自己说话时,他总是会选择性逃避。
什么时候魔王大人变得这么胆小了。
“隼!我有话要和你说”
今天只有自己跟海的共同工作,海带着强硬的语气还有力量将自己带到角落。
“……那么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海”不敢和他眼神相对的低下头。
“隼…我其实很生气”
看吧,果然是如此…。
“我很生气,哪有人在告白后就跑走,而且在ˊ之后也逃避着我,为什么要逃跑!”
为什么…因为我不想面对,不愿意面对。
“隼…”海看着低头不语的隼,将人抱入了怀中:“我也很喜欢你,隼”大手抚摸着他的秀发。
隼瞪大着眼,看着温柔抚摸自己的人。
“我爱你,隼”语气温柔的,吻上了他的额头。

“那个女孩…”
“她是我很重要的回忆,在你跟我告白以后下了场雨,虽然下雨是很常见的东西,却让我想到了你,自从我们相遇后,每次的下雨都是我们一起度过的,你不在了我才发现原来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海……有空带我去见见那个女孩吧,可以吗?”
海听闻笑了:“当然没有问题”
海捧起隼的脸,嘴唇贴向了嘴唇,亲吻着对方。
呐,从今以后,我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对吧。